浅白色向日葵

108步阶梯上 我们在山脚那所学校中 奋笔也疾书 高三 一个努力的名词 我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前方的路 好像也只知道不停的写着 身后 耳边 突然传来 ——把昨天都作废。被惊醒 只差泪水流下来

初中的时候,老师总是喜欢在闲暇时去到处钓鱼。现如今,我们长大了,却带着老师一起在钓鱼。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骄傲下去 可惜不是 最后打败的不是你 不是他 是现实 是这个赤裸裸的现实

听着海风吹着海水 一轮明月高高挂起 余生足以

要多么优秀 自己才能看见那微弱的曙光

时间太久 久的我都快忘记你的姓名 岁月太长 长得 我再记起你的时候都会感到紧张

心痛的是 微如芥草的活着

那些假的不能再假的谎言,有时候心累的都不想去拆穿

恐惧是什么?

是一无所有的空虚
是重头再来勇气
是漫无目的的按部就班
是前车之鉴的教训
还是一次次绝望的失落感

我听过很多的故事,感情的、事业的、家庭的、朋友的。波折的总是大多数,幸福的也存在,只是很少。我转过头去,望去的却是一片无力的白茫,那么多霓虹灯,只有自己的是没有色彩的白织灯,而且还是那支不打算发亮的。感叹、叹吁。泪湿 衣襟